从列宁的三个条件,说起西方的工会和工人组织工作

如果说,现在还有人认为,在短短的十数年时间,中国仍然有机会实现翻转的社会制度变革。那么首先一个问题就是,导致社会制度变革的力量有哪些?

列宁的观点,发生革命的三个必要条件,1、不能照旧生活下去的被统治者;2、不能照旧统治下去的统治者;3、已经和正在组织起来的被统治者的先进分子。

所以,在广大人民群众仍然可以照旧生活下去的时候,我们只能等待。等待并不是什么都不做的干等。所以,我们无需因为只能等待而沮丧。相反,我们可能创造条件,创造历史。

中国有数以亿计的工人,但是这些工人群众长期被刻意的弱化其社会地位。社会被营造出了一种和三十四十年前不同的价值气氛,工人被理所当然的放到了社会底层,被理所当然的冠以“弱势群体”的标签,被正儿八经的钉在了低收入者的位置。

但是,我们都知道人多力量大的道理。虽然有些人会极力的否认这个道理,举例不外乎,一个知识分子顶一百个文盲之类,又或者,火车跑得快,全靠车头带等等。所以,这只说明了一个问题,散沙一盘的人再多,也形不成大力量。关键的时候到了,工人们是靠什么组织起来的?

有一种人,他们就是高帽子妥妥的戴着的知识分子。他们组织工人的活,做了很多。怎么做?就是建工会。为什么要建工会?因为有了工会就有了工会干部,和工会领导。于是成为工会干部和领导,这就是1个能顶100个的知识分子的真实目的。

这样的工会已经有很多很多。譬如欧美的工会,韩国的工会,乃至……的工会。我们无一例外的看到,一个阶层的崛起,工会干部。

他们,不会得到工人多数的支持。所以工会入会率普遍不太高(中国例外),所以工会运动经常有(没人愿意隔三差五的搞运动,可是问题没得到有效改善,不运动会压抑致死的)。于是,我们看到有那么群人,吸附在劳资斗争中,寄生在劳资矛盾里,肥肥的。

因为这种寄生关系,所以这么群人一定是打着为工人争取权利的旗号,极力的维持着劳资矛盾的可持续发展。他们最理想的结果,可能已经实现了。就是工人被压迫被剥削的社会角色,成为稳定的社会角色,而资方剥削和压迫工人获得的剩余价值,成为这群人分享的蛋糕。

正是因为这样一裙人努力,工人在形而上的组织中,无组织的存在着。也正是因为这种实质的无组织性质,工人阶级的经济和社会地位,牢牢的被钉在社会底层。

这里有个误区,基于以上观点,有些人会得出一个奇葩的结论,就是作者(我)反对工人建工会,反对工会。

而事实上,鉴别少数人把持权力的干部工会的本质,并不等同反对工人建工会,恰恰相反。工人建工会,和工会干部把持的工会,完全是两回事。工会作为工人用于斗争的工具,其实本身并不能取代工人的组织工作和组织力量。2013年盐田港龙门吊工人集体维权,使用了工会这个工具,最终获得了加薪1700元/月的成果,但是注意,这个成果不是工会的力量实现的。

工会是个工具,事实上资本方早已理解到,并且学会了使用这一工具。在诸多维权个案和集体案中,我们常常能看到资方和劳方使用工会这一工具的现象。对工会的正确认识,是常规劳资斗争中,劳资双方都心知肚明的常识。所以,真正有问题的是,能够运用和利用工会这一工具的工人组织,如何形成?工会之外的工人组织工作在哪里?

答案,本文不会提供。说句大实话,饭都吃不饱,哪有闲情乱弹琴。 (作者:石秋 来源:红楼主)